华艺国际——康养机构综合服务商!
沈阳启动居家养老服务人才培训计划 每年培养
时间:2021-03-02 11:58 编辑:养老院设计

2021-2025年沈阳市计划每年培训培养养老服务人才1000名着力解决养老人才不足养老专业队伍不强养老人才队伍不够稳定的问题培养更多的热爱和专心养老事业的行家里手使养老行业中的专业化人才多起来让养老服务人才培养的“红利”充分释放出来让养老人才增强获得感进而增强致力于养老服务业的责任感。

3月1日,沈阳举行政府购买居家养老服务试点上门服务人员培训班开班仪式,这是沈阳市养老服务人才“千人培训计划”的第一步。

首批将培训上门服务人员200余人,旨在提高他们的职业技能和素质,培养一支职业化、专业化、规范化的人才队伍,让老年人真正享受到制式标准、礼仪规范、周到细致的居家上门服务。

据介绍,为切实满足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沈阳市出台了《沈阳市政府购买居家养老服务试点工作实施方案》,计划在100个试点社区为符合条件的高龄、失能、失智、贫困、计划生育特殊家庭中的老年人提供以助餐、助医、助浴、助洁、助行、生活照料、健康护理等为重点服务内容的免费居家养老服务。

此次培训只是一个起点,“十四五”期间,沈阳市养老服务将实现“软硬件”升级。

沈阳启动居家养老服务人才培训计划

2019年我国的新生人口是1465万,生育率下降1.048%,是近20年来最低数据。而2019年,我国60岁及60岁以上的老年人已占比总人口的18%,预计在2050年时,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比例将高达35%。

依据发达国家一旦老人占比达到12%,则整个养老产业进入高速发展期的经验来看,我们的养老产业,很有可能正在步入高速发展的阶段。

但是目前的养老产业,却频频与卖房、非法集资挂钩,2021年1月19日,湖南益阳纳诺养老院以预定床位之名,骗取老人一身积蓄,导致一位老人跳湖自杀,而他的妻子,却仍在重症监护室,急等用钱。养老,究竟是在养什么?

沈阳启动居家养老服务人才培训计划

中国养老行业的现状

养老分为公立公营和完全市场化两类,虽然都是养老,但其本质却完全不同。公立公营的养老机构,主要受政府引导,短期内不看投资回报率,更倾向于社会保障,承担社会责任。比如广州市养老院,软硬件条件都很好,入住价格大概3000元/月,但对于普通老人而言,进入公办公营的养老机构需要排队,需要等待。

而市场化的养老机构,本质是企业,以盈利为目的,具有支付能力的老年人,是他们的主要客户。以泰康养老为例,老人们取得入住资格有两种方式:要么一次性缴纳140万~300万元不等的押金,要么购买保险且累计保费超过200万元。取得入住资格后,还需要根据户型缴纳金额不等的房间费(通常是上万元),以及包含物业、保洁、水电费在内的月费等。

但仅仅依靠公立公营的养老机构,很难满足强大的养老需求,而支付能力弱的老年人,又承担不起市场化养老机构的费用。因此介于公办公营和完全市场化之间,面向中低端消费人群,费用低、仅提供食宿,满足养老刚需的养老机构,开始成为首选。但仅仅满足食宿要求的养老机构,生存起来,也异常艰难。

养老行业留不住年轻人

官方数据显示,我国2.49亿名老龄人口中,失能、半失能老人达到4000万人。与此同时,养老护理从业人员仅有30多万名。

从2013年开始,我国就在大中专院校陆续开设老年服务等专业,力图向行业输送年轻血液。2017年10月,国务院取消“养老护理员”职业资格证书,降低行业准入门槛。随后,2019年11月,民政部表示将拓宽养老护理员的职业发展空间,缩短职业技能等级的晋升时间。到2022年底,我国将培养1万名养老院院长、10万名专兼职老年社会工作者。

但低薪、重负、矛盾难调,不少相关专业毕业生在完成三年课程后逃离了养老行业,更有甚者从未入行就毕业转行。老人支付能力不高、养老机构挣不来钱,压缩护理人员工资就成为了常规的节流手段。但是反过来,在专业护理人员流失严重的机构,人手不足,缺乏专业护理知识,老人们的基本需求又很难得到保障。

最为严重的是,我国目前缺乏法律法规来维护护工在工作中的风险权益,在养老机构里,老人出现任何问题,无论护理员是否有过错,都会被养老机构和家属视为护理操作不当。

养老行业需要年轻、具有专业护理知识的护理人员,却又很难留住专业护理人员,其本质,还是养老机构的盈利问题。

养老行业现状:盈利难

养老行业想要盈利,聘请专业护工,提供高质量服务,就必须要提高收费标准。而收费标准一旦提高,有可能导致入住率下降,以及随之而来的收益下降,这又很难维持高成本的服务。有研究显示,62.4%的养老机构需要10年以上才能收回投资。

以一家民营养老机构为例,前期投资400多万元,入住80多位老人,雇有5名护理人员,预计15年才能回本。

通常来说,收费高的养老院才能提供细化服务。可能护理人员配置多,分摊到每一个护理人员身上的压力没那么大,也就愿意花时间多陪老人。而低端老人院普遍人手不足,平均每个护工负责照顾10~12名老人。人员配比低,一定程度上意味着护理人员无暇顾及老人们的精神需求。很多老人觉得自己在养老院是混日子,没有新的期盼,也没有目标,吃完了早饭等着吃午饭,吃完午饭等着吃晚饭。

行业骗子多

在长沙“爱之心”养老公寓,你可以充值3.5万成为会员,然后以3000元租下一个江景房,这个价格可能都买不到公立养老院一个床位;也可以预存11万成为“至尊”会员,每年还有1万多的利息可拿,两年后本金退还,最终近4000老人被骗5.05亿。

在上海“大爱城”养老院,你可以花10万投资一个床位,有10%的利息,还可以出租他人使用,每月返还租金;也可以花40万免费养老,每年拿更高的利息,老人去世后本金由子女全额继承。就算拿不出钱,有房也行,他们会帮你办好房产抵押过户公证,半年或一年后就能解押,养老花费完全不用操心。但他们不会告诉你的是,房子从过户那一刻起就不再是你的了。

益阳市“纳诺”老年公寓,利用虚假水库进行宣传,利用政府部门和媒体扩大影响,利用业务员嘘寒问暖,减轻老年人防备跟老年人签订欺骗性合同,以福利补贴代替利息,诱骗很多老人去长沙打所谓的干细胞针,价格6.5万元一支。

养老产业不仅仅是养老院一个环节,包含了养老服务业、养老用品业、养老房地产业,甚至是养老金融业。但是不管涵盖了哪些领域,服务,是养老最基本,也是最核心的环节。而养老服务,不仅仅是满足老年人的食宿,而是专业护理,关注健康,能够进行医疗康复,也要更加关注老年人的精神生活。

而养老服务的落地形态,也不仅仅局限于去养老院。北京市民政局长曾说,北京养老床位空置率40%,90%老人愿意在家养老。关于这一点,国家针对养老服务的政策,也提出了“9073”和“9064”,意思就是未来的养老服务,90%希望在家庭里解决,7%(或6%)在社区解决,剩余的通过集中式的养老机构来解决。而这些解决方式,需要借助居家养老、社区养老、机构养老三大消费场景,来进行落地。

但是如何才能将居家、社区、养老机构相结合?这需要有真正有专业技能、热爱这个行业、尊重生命的人来进行连接。